带式压滤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带式压滤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酒井忠次德川天下之元老功臣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6:47:31 阅读: 来源:带式压滤机厂家

酒井忠次:德川天下之元老功臣

酒井忠次(さかい ただつぐ)战国中后期名将,大永七年(1527)生于三河,酒井忠亲之次男,幼名小五郎,通称小平次。德川四天王之首,与石川数正被时人称为“德川二之重臣”、“德川天下之元老功臣”。

清康之乱

当时的松平家正值“中兴之主”清康的时代,与今川及织田仍能维持,但在天文四年(1535)十二月,织田信秀与清康交战,但在“守山崩之变”中清康被家臣阿部弥七郎所杀,家中顿时变得风声鹤唳,家督由清康长男广忠(十二岁)继位。忠次跟随父亲侍于广忠,但由于广忠能力不高,加上织田信秀及今川义元的侵迫,松平家的情况更加不妙,为此,广忠被迫把长男竹千代(家康)送到今川氏,但却被亲织田的户田康光抢到织田家,但不久回送到今川家。忠次于当时正为广忠的近侍之一,天文十一年(1542),忠次正式出仕于广忠。但在天文十八年(1549)三月六日,广忠被弥八所杀(但外界称他为织田家佐久间全孝的刺客,实际上他是忠实的家臣),松平家在家督被杀,幼主作胁迫为人质之下,终于冈崎城被今川义元“接管”,忠次父亲忠亲及其他老臣只好受今川的控制;而忠次则在当时独自到骏河接触竹千代,并且留下为他的侧近,为竹千代保护及照顾,也与竹千代共尝苦与乐,难怪家康曾说:“如无小平次,我不可能在骏府渡过!”,后来更赞扬忠次为“三河武士之镜”。

三河对抗

弘治二年(1556)织田信长乘机派柴田胜家入侵三河,忠次奉命赶回三河对抗,并成功多次击退柴田的攻击,最后更击伤胜家,迫使织田势撤退,使三河幸免于难外,忠次也因此名声渐响。永禄三年(1560),雄霸东海道三国的义元终于起兵上洛,忠次随元康担任先锋,五月十九日,元康率兵一千进攻由佐久间盛重守卫的丸根砦,忠次奉命进攻,在不断的攻击下,丸根陷落,佐久间盛重被讨死,忠次再一次立下大功。但在同日,义元在桶狭间被织田信长奇袭杀害,收到消息的元康立即撤兵,并派石川数正与信长表达和睦的诉求,信长也立即同意。

清洲会盟

对于在义元死后松平家为此陷入意见分歧的局面,忠次兄忠尚力主亲今川,并说:“我家与织田家三代交恶对敌,岂可与之同盟?”正当元康为此感到不知所措时,忠次反驳道:“主公,猫(氏真)与虎(信长),哪一个我们应该结盟,是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。”并且力劝元康亲向信长,最后元康也接纳忠次的意见,同时由于得回冈崎城,元康更加有决心于独立,并于永禄五年(1562)与信长在清洲城订下“清洲会盟”,独立后的元康论功行赏,选任忠次为松平家家老(石川数正同),但由于忠尚与家康的立场对立,故忠尚出奔,回到上野城,忠次因此继承家督(分支)之位。

三河一揆

有鉴于氏真的软弱家康有意于扩大势力,但先得把三河统一及整顿领内诸事务,因此家康开始一系列的改革,但却因此引起寺社及土豪的不满,终于在永禄六年(1563)爆发著名的“三河一向一揆”,由于信仰关系,不少松平家臣也离开了松平家,其中一个就是忠次兄忠尚,为此,忠次力求家康请得攻打忠尚的任命,终于攻下上野城,忠尚逃奔至骏河,另外在本多忠胜、神原康政等的协助下,一揆终于被镇压下来,使西三河的体系终于被统一。由于有功,忠次受到家康的赞扬,同时属意把叔母碓井姬(光树夫人)许配予忠次,换言之,是把忠次与家康的关系进一步拉近,成为松平家的外戚众,忠次的地位已更高于数正。

统一三河

本领安稳后家康开始进行统一三河的战争,永禄七年(1564),家康出兵攻打由今川氏真控制的三河诸城,六月,忠次奉命出击东三河吉田城,与忠胜及康政出兵,发动猛烈攻击,守将小原镇实虽顽抗,但忠次向家康主张劝小原离开,以求无血开城,最后家康同意,同时吉田城也开城,达致无血开城的目标,家康为此嘉许忠次,并命忠次为吉田城主,主力于东三河的防务,同时,家康把忠次与数正命为东三河军团的军团长,与数正的西三河军团成为松平家的主要重臣。之后诸战,忠次也出兵协助,最后终于把三河统一。

与此同时,织田信长于天下布武之路也如火如荼,成功兼并得美浓后,信长成功上洛,并利用联姻政策拉拢浅井及武田,但在元龟元年(1570),由于浅井长政寝返,使得信长撤退,同年六月,信长联络家康出兵讨击朝仓。浅井联军,二十八日,忠次与家康率兵五千到达姊川,忠次被命为第一阵,战争开始后,由于兵数相差,使得德川势陷入困境,虽然忠次指挥第一阵拼抗,但也没有什么进展,与此同时,神原康政主张迂回突击,家康为此感到犹豫,但忠次也力主支持,说:“小平太之建议为上策,不去为迟矣!”家康因此也接纳了,不久,康政成功奇袭朝仓队,间接使朝仓势崩溃,加上织田势击溃浅井队,最终,织田、德川联军取得“姊川会战”的胜利。

会战成功

姊川会战的成功未有对德川家有什么大好处,反而要迎来另一个更强大的敌人---武田信玄。元龟二年(1571),信玄开始出兵上洛,同年三月,武田势乘进侵远江的威势,入侵三河,并攻打吉田城,忠次率兵准备在半路伏击,但由于兵力悬殊,忠次势二千人死伤,因此,忠次率余兵回吉田城笼城,同时请家康援兵相助,当援军到詊后,信玄已命令大军掠夺军需品后退回甲斐。但德川的噩梦还未完结,翌年十二月,信玄出兵再攻三河,忠次奉命为德川右翼,但在三方原之战中,家康军大败溃散,人人惊慌失措,为了振奋人心,忠次回到冈崎后,上到城楼上,奏打太鼓,当时人心不安的德川军听到太鼓之声后,也渐渐平复下来,并且慢慢重整于冈崎城,这就是著名的“酒井之太鼓”的故事。家康在康政及忠胜的帮助下回到冈崎,但由于被武田军势及狙击而版吓至失禁大便,而且面有惧色,忠次见到后大笑道:“主公可真被信玄吓至失禁了吗?”顿时失措的家康听到后驳说道:“此乃烧焦的味噌也!”后世史家认为忠次是为了令家康镇定而故意嘲弄他,也有史家认为忠次能大胆取笑家康而不被责怪,可见忠次与家康的关系已不是一般的君臣而已。正当德川家危在旦夕时,信玄却因急病(另有被枪伤说)而被迫撤退,不久身亡,德川家幸而逃过一劫,虽然忠次未有如忠胜、康政等阻挡敌军,但他的功劳,不比阻挡敌军低,可说是更胜一筹。

长篠之战

由于武田信玄一死家康立即派兵占回被武田抢去的诸城。另一方面,胜赖继为家督,并出兵企图占回长篠城,因此双方再起冲突,由于守将鸟居强右卫门力守,武田军未能有太大的进展,与此同时,家康与信长也正式出兵讨伐武田胜赖。天正三年(1575)五月,终于爆发了著名的“长篠之战”,织田。德川联军共三万八千人(有人说实只有一万七千人)到达设乐原与武田胜赖决战,五月二十日,织田信长及德川家康展开军议,对于如何对付武田军,忠次主张出分队迂回到达武田军的后方鸢巢山,打击武田的士气。但信长听到后大骂道:“我等大军也,焉能用如此小军之计!?”众人曾因此大声嘲笑忠次为鼠辈,但在当晚,信长与家康召回忠次,并说:“今日之事乃事非得已,望你原谅,只因对武田一战,事关重大,恐怕有所泄漏,只好如此,汝之计策则为上策…”,“现分派五百枪兵,二千步卒予你及金森长近,立即出击!”忠次领命后与长男家次及金森长近率分队渡丰川,沿大入川、吉川,越过松山到达天神山城,近鸢巢山,并且利用狼烟及忍者的协助下,成功发动突袭,胜赖得知后大为震怒,但武田军已因此士气大散,最后武田胜赖在盛怒之下决定出兵设乐原,最后全军覆没。战后,信长与家康召开军评议,信长说:“今日之战,乃三千火枪与酒井殿之功也!”对忠次大加赞赏。

加封领地

长篠之战令德川家大加增强,反之武田氏从此不振,为此,家康出兵进侵武田,并取到大大进展,但与此同时,德川家发生一事,天正七年(1579)六月,家康正室筑山殿与长男信康被信长之女德姬(信康之妻)指与武田胜赖通敌,六月十六日,忠次到达安土城,信长向忠次质问此事,此后,信长命信康与筑山殿切腹自刃,面对两难局面的家康据传曾责备忠次未有解释,但无论如何,信康最后于二十九日自刃。失去爱子的家康,仍着力于讨侵武田胜赖,忠次也有出兵协助,天正九年(1581)的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战,成为另一关键之战,翌年初的田原之战,终于令武田家走入绝路,最后,大势已去的胜赖于天目山自刃,武田家因此灭亡,事后,忠次因功被家康加封信浓十二郡的领地。

武田灭亡后家康忙于整顿及继续侵占武田旧领之中,与此同时,因武田氏灭亡而大喜的信长邀请家康上洛,忠次与忠胜等也随同上路,但在六月二日,信长身死本能寺,震惊的家康为此而沮丧,忠次对家康说:“当前之要务乃逃回三河以保安全,主公不可再迟疑!”最后忠次等保护家康经伊贺越回到三河,但同时,羽柴秀吉因在山崎合战打败明智光秀,使得一时天下闻名,加上在翌年的贱岳之战消灭柴田胜家,成功夺取织田天下,气势一时无量。未能为信长报仇的家康唯有主力向东及信浓,为了拉拢武田旧臣,家康命井伊直政入甲斐招揽,但在招文中,忠次认为“武田信玄家法不复存在!”一句对武田旧臣会有反效果,最后向家康主张,改为“以后武田信玄家法将由德川氏所继承…”,最后家康成功招揽一百七十多人,忠次的帮助不下于直政。但与此同时,家康与北条氏政父子因甲斐而引起争端,并于同年中兵戎相见,在若神子对峙,为免令秀吉渔翁得利,忠次居中斡旋,最后家康把庶女督姬嫁与氏直,并由忠次及直政出使小田原,见面中,氏政以忠次“大才之将”,赠予名刀“一文字贞宗”。

重臣崛起

拉拢北条后家康注意力回到羽柴秀吉身上,由于秀吉立信长之孙三法师(秀信)为继嫡,引起次男信雄的不满,并与家康于天正十二年(1584)出兵迎击羽柴秀吉,引发起关键性的“小牧长久手之战”,秀吉发兵十万,与家康。信雄联军三万多人对战。三月十七日,羽柴势先锋森长可率兵三千与忠次队及奥平信昌队(五千)于羽黑对战(羽黑之战、小牧。长久手之战前哨战),最后森长可大败,退到犬山城,三月二十九日,大战正式展开,及至四月九日,秀吉派出别动队意图突袭家康在三河的后方,但被家康等发觉,顿时进行反突袭,忠次率兵与池田元助大战,不久元助队大败被歼,元助被讨死,间接令到别动队崩溃,最后大败而回,最终小牧。长久手之战以家康。信雄军胜利而结束,秀吉衡量得失后,先后与信雄与家康议和;事后家康论功行赏,并对忠次说:“国家之安危一日在,必要倚靠汝之计策以平定也!”

成功议和

成功保住领地并迫使秀吉议和后,家康便继续扩张领土,石高更增至二百万石,成为东国第二大领国大名(北条后)。天正十四年(1586)十月,秀吉命家康上洛回应议和,忠次随家康上洛面见秀吉,并获叙任从四位下左卫门督,更获秀吉厚赐在京的樱井屋敷及近江一郡共一千石的领地。回到三河后,忠次正式把家督之位让予长男家次,正式出家隐居,法号“一智”。之后家次代替父亲随家康于天正十八年(1590)出征小田原北条,战后家康被秀吉改封到关东,家次与忠次被改封到下总碓井三万石,(后来增至高崎五万石)远低于其余三天王,为此,家中曾引起争论,直政、康政及忠胜都要求家康增加家次的领地,但家康未有理会。

晚年失明

晚年的忠次患上眼疾而双目失明。有一次,家康探望忠次时,忠次把家次托付予家康,并向家康要求增加家次的石高,最后家康答应了。之后德川家的大小事务,忠次都未有再过问,但据传家康曾向忠次问津平定天下之计。庆长元年(1596)十月二十八日,忠次于京都樱屋邸中病逝,享年七十岁,葬于京都知恩院,法名“天誉高月缘心先求院”,结束其大智大勇的人生。忠次死后,家次出掌家督,并在后来的大阪之阵(庆长十九年至元和元、1614-15)出战,因有功而被加封到越后高田十万石,不久转到信浓松代、出羽庄内(十四万石、忠次长孙忠胜时)直到藩末,戊申战争时,十二代藩主忠宝加入奥羽越列藩同盟,对抗天皇新军,更成为盟内中中心成员藩,但在激战后大败,被送到东京,最后庄内藩也被废藩置县。

信康之死

酒井忠次作为德川家资历最高的家臣之一,为德川家立下不少功劳,当石川数正出奔后,更成为家中第一家老,除了战功无数外,同时也在行政、外交上也有优异的表现,但他的一生却受到“冈崎信康之死”而蒙上污点。

信康之死,一直为史家努力研究的话题之一。至今已有超过五个的说法,甚中有对于信康的死因与忠次的关系,江户时代多以“酒井忠次阴谋论”解释,后世名作家司马辽太郎也引用这一论点,所谓的阴谋论就是指忠次等老臣因信康粗暴而感到不满,故当信长责问时未有为之解释,所以事后家康对忠次渐渐疏远,至于入主关东时,家次的石高这么少也以此来理解,更据传忠次在临死时乞求家康增加家次的石高,但家康却嘲讽地回答:“你同我的孩子也是很可爱吗?”(《三河故事》),但对于这个说法,已有不少史家表示质疑,因为很多以上的“证据”是在江户中期左右写的,而且上述忠次的想法也不太合理,同时家康与忠次的对话也已被大多史家否定,因为这出处乃于明治时代,由大久保氏提供,故可信性被受质疑。

至于后来的“信长私心论”也渐被史家质疑,一来是因为所谓的史料是江户时代的产物,当时主张神化德川家康为圣君,甚至是神,故家康居中的角色未有多透露,或者偏向于一面倒;另外,发现一些信长的文书关于此时的与江户的有出入,当中只指出“信康因粗暴不仁,与其母有与武田通敌之嫌……”,另外,一些史家也质疑德姬关于筑山殿通敌的十二个条文书的可信性,也有史家质疑信长对信忠失望论的可信性。

黑龙江省细菌性肺炎医院

哈尔滨市滑胎医院

江苏省外阴黑色棘皮症医院